主页 > 产品展示 >

能力以及资源的扩展是非常重要的

时间:2018-09-09 10:0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根据美国商业媒体Business Insider的报道,马云已经准备辞去阿里巴巴董事长的职务,将更多时间用于财富和慈善管理,新基金将成立马云基金会。阿里巴巴宣布马云将会退居二线,这一消息结合东哥自美国被搞,滴滴被质疑存在合理性,以及一系列近期的新政策,娱乐行业征税、P2P金融风险化解、股权投资征税等管制措施,种种迹象表明模式创新和套利的野蛮扩张时代结束。以平台、生态体系构建为核心的互联网流量、用户加金融资产证券化,加地推攻城略地的野蛮式的扩张主义模式宣告结束。
  一个时代结束了,互联网的红利彻底消失。
  对于一个70后的创业者,这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信奉主义的覆灭。互联网在中国高速发展的20年,在20周年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从事的行业已经是传统行业了,政府的政策和迹象表明,不需要更多的资本和注意力和创业再在这个已经过度资本化和数据金融化的行业了。回顾下,从B2C、团购、O2O、B2B、SAAS、互联网金融、大数据……这些曾经在风口上的投资赛道,每一个赛道下都有数百亿甚至于上几千亿的股权投资,成就了很多的年轻的80后新生代创业者,诚然还有死去的白骨累累。即使是今天依然在云端的幸存者的日子过的也不好,无不面临IPO和新的发展和社会的质疑。
  新创业的困惑是,70后和80初的我们还有机会吗?
  70后和80初的创业者很悲催,我们看着60后在改革大潮中成就了太多的行业,从制造业、能源、化工到品牌、零售等,而70初的一代造就了电商和互联网的神话。80后的创业者基本上占据了资本、互联网、金融催生的多个赛道、多个风口,成为这个时代的代言人。但是我们发现属于80后时代还远远没有到来,2018年IPO的主角是小米雷军。伴随着互联网的红利风口结束,80后创业家面临着一波新的挑战,因为80后在财富、社会人脉、产业资源积累,距离60、70初的企业家仍然有巨大的差距,资金来源于契约型的VC。随着这些VC和资本的消退和政策监管的加强,大潮退潮后,才发现谁在裸泳。
  机会在于产业本身,不要再打政策的擦边球,从政策看趋势,不要站错队。最近和一个企业家前辈聊天,他提到了做企业经营管理,政府的产业政策和倡导是趋势,千万不要碰红线,但是从企业经营上从来都是反向思考问题,考虑自己的能力和资源,不要盲目的跟随政策,这个给我很大的触动。从政府2018年的重点工作来看,未来的中国经济走向实体产业的趋势非常明确,2018年中国已经进入了新经济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和产业升级的主要方向已经转向了科技和消费创新、国有企业的做大做强、中小城市的产业创新成为新经济的主要引擎。
  总体来说,走向实体产业,扶持实体经济是未来的创新方向,二三线城市会有更大的发展机会和空间。
  商业模式不是平台和大规模,而在于解决社会问题,且有能够盈利和造血的能力
  从商业模式思考本身,我们在学习国外优秀企业的时候,每个创业者往往思考了很多成为乔布斯、扎克伯格的梦想和方式。我把这批人统称为X布斯,特征是会忘了自己是谁,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笔者在今年清华组织的去比亚迪学习中,听到了王传福董事长对于商业的思考任何商业模式要建立在帮助解决社会问题的基础上。我们要帮助我们的政府、民众去解决问题,这是企业长期永续的价值。所以,这个社会并不需要过多的支付宝和微信,再出现一个子弹短信也是多余的。
  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也没有击败门户网站,此时你能吗?我想这只是知识概念和昙花一现罢了,还是洗洗睡吧。从创业的机会来看,军民融合、物联网、环保和循环经济等很多领域有非常多的机会存在,这些领域的投资还非常的少,不过有幸看到了很多的创业者关注和开始从事这些领域。
  创业者创业,还是要搞清楚自己的DNA,时代和风口以及产业都在变,创业者自己的基因和积累很难一夜之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需要持续的迭代积累。所以,围绕自己核心DNA和能力以及资源的扩展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商业模式本身一定要有造血和现金流能力,这个是任何的商业模式都必须具备的前提,没有现金流和盈利方式的企业在现在是没有价值的。不会存在靠烧钱占据规模,再收割涨价的免费互联网模式。
  对于创业者建议,心态专注、控制欲望、抱团取暖
  创业最大的心魔是自己。选择一个赛道和模式应该专注于一个领域的一个产品和服务,做专做好,我们要相信今天商业模式的取巧时代结束了。只有好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支持你的商业模式和客户,还有团队要扁平化,创始人要关注每个细节和服务,不要盲注的进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和阵地,专注做好你能做好的领域。控制自己扩张的欲望和心魔。低迷的时候,要坚韧,不泄气。得意时,不要忘了自己是谁,控制欲望。还有最后,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一批创业者,一起多交流,学习和了解,互通资源,共同取暖。
  有消息称,马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的退休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对于创业者来讲,机会永远存在,关键在于你凭什么抓住它。 当“拼多多们”所引领的消费降级与山寨商品重新回到舞台中央之时,电商世界曾经的野蛮生长和与消费者的“权利的游戏”,第一次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规训。8月3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电子商务法。这部关乎互联网电商行业格局的法律,罕见地由全国人大财经委主导,经历3次公开征求意见、4次审议,经过各方利益的反复拉锯和博弈,最终落定。新法一共七章89条,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
  从1994年互联网接入中国,以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商业蓬勃兴起也就24年,当年坐地日行八万里的瀛海威早已经去日无痕,而当下可见的平台巨头和他们身后的掌舵者们,在这24年间尽享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红利。
  而如今,这片存在于数字信号之上的广袤新大陆开始听见“莱克星顿的枪声”。从2013年立法启动到如今落地,在这5年时间里,电商平台这个当年初登神坛时的商业新颠覆力量,开始暴露出各种趋于垄断化的弊病。以事件形式暴露问题,通过个案解决的方式推动改进,已不能满足需要。期待形成系统法案的声音开始汇聚。事实上,如果从法案的细节来看,关于“押金”、“搭售”、“大数据广告”、“个人信息保护”、“商家售假”等问题的条款,都是对此前零碎频发的社会和商业事件的回应。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些年间传统商业蓦然发现,曾经的颠覆者们高举商业模式创新的旗帜,似乎最终只是夺走了他们的饭碗而已。
  接受日趋严格的监管,是新生的平台巨头们不愿意却必须面对的现实。有评价定义电商法的出现是电商经济告别野蛮生长,迎来新监管时代。其实正在接受新议事规则的,不止是电商,而是以平台电商为代表的整个平台型经济。如果不能够从以往寻找秩序之外的红利转头回归到寻找遵守规则的红利,他们的商业模式将面临重大挑战。
  不过,电商法落地以及其中的一些细节,也引发了人们关于电商法边界的讨论。比如电商承担的审核责任过重,这种严格的保护措施带来了争议。在电商平台和部分学者看来,电商法让平台背上过重的审核、鉴别假货的责任,这超出了平台的能力。在未来的电子商务行业发展中,电商法规定的创新性举措将如何落地?
  不管是电商,还是外卖、网约车等其他互联网平台,它们和消费者、平台内经营者之间的关系往往十分尴尬,三方的矛盾在出现一些无法追及的后果之后更加突出。出现了问题,平台到底要担负什么样的责任?这已经成了一个常被谈及但往往又没有定论的话题。
  确实,严谨规则的出现会对创新形成一定的压力。但是相信即使是熊彼特所提倡的创造性破坏,也是建立在尊重基本契约精神的基础之上。如果任由滴滴顺风车式的事件发展,恐怕不是中国新经济公司们的长久之道。
  事实上对电商立法已经是大势所趋。中国的电商法落地不过数日,德国试图阻止贝佐斯的“亚马逊法案”应声而出。追寻互联网新世界里企业的社会责任,成为监管者的一致选择。
  互联网世界不会也不可能是法外之地。应当看到的是,由事件推动而出台的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电商法,无论如何都会具有历史局限。只是,以法律为基础的契约精神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亦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之一。它相比以往有赖于行政命令,也更加可控。如何发挥法律而非行政在市场监管中的底线地位与作用,通过法律重塑市场主体间的契约精神,或许更值得被强调。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